One Day, One Room

因为有了网络,社交距离得到了极大的扩展,我们对千里之外的人和事保持着热烈地关切,可有没有那么一刻会想:我们对身边的人和事,又或者对自己是否也有同等的关心?大部分情况下,我们会以“太阳底下,并无新事”将这个问题给解决掉。直到“同一天同一房间”这样的处境出现,我们会否像豪斯一样,可以就宗教信仰、科学理性、医学争议据理力争,就是无法直面内心,与他人分享一点属于自己的故事?
One Day, One Room对这个问题的探讨非常深刻。科学理性是豪斯做事的准则,因此,他必须让一切“合理”起来,可是“合理”的事在大部分情况下并不美好。第八季帕克打了他一拐杖朝他吼道:“你费尽一生寻找真相,可是真相往往不堪”,...

 
2016/6/7    

No Surprises

世界并非不完善,或者正在沿着通向完善的漫漫长路缓缓发展。不,世界在每一瞬间都是完美的:所有的罪孽都已然领受神恩,所有孩童都是潜在的老人,所有婴儿都已打上死亡的印记,而所有的垂死者必获永恒的生命。一个人不可能认清另一个人已然修到何等境界。佛存在于劫匪与赌徒身上,而劫匪亦存在于婆罗门身上。一切的存在皆为至善——无论是死与生,无论罪孽与虔诚,无论智慧或是蠢行,一切皆是必然,一切只需我的欣然赞同,一切只需我的理解与爱心;因而万物于我皆为圆满,世上无物可侵害于我。我通过我的灵魂与肉体得知,我之堕落乃为必需,我必然经历贪欲,我必然去追逐财富,体验恶心,陷于绝望的深渊,并由此学会去抵御它们;学会热爱这个世界...

 
2015/7/23    

《八至》

至近至远东西,

至深至浅清溪。

至高至明日月,

至亲至疏夫妻。

 
2015/6/8    
2015/5/2    

男人,红玫瑰与白玫瑰

每个男人的生命中都有两个女人,一个是红玫瑰,一个是白玫瑰。红玫瑰是他热烈的情人,她爱他,迷恋他。她爱得无所顾及、大胆而无悔。白玫瑰,一个羞涩的、秀美的、依附于他的小女孩。一个是圣洁的妻子。一个是热烈的情人。有的人选择了白玫瑰,有的人选择了红玫瑰,但往往到最后,更多的人他什么玫瑰都错过了。

男人爱一个女人,爱的死去活来,燃烧一般罢,多是红玫瑰。如火般炽热,丝丝诱惑。但男人结婚的对象,往往是白玫瑰,纯洁如雪,淡雅清幽。

女人何尝不易。

若做红玫瑰,虽爱的热烈爱的不似真实,红玫瑰能激起男人的征服欲和分泌雄性激素,但是要与一个真正热情如火的红玫瑰生活,很多男人并没有这样的信心。因为他会担心要么引火烧身,要么...

 
2015/5/2    

男人的红玫瑰与白玫瑰

  几个朋友在淮海路的一家肉骨头火锅店吃饭,很会做生意的老板娘笑眯眯地问我们点什么?有人说今天不想点肥牛肉、肥羊肉,吃多了腻味;今天的骨头浓汤很入味,就应该用清淡的来配,比如生莱、豆苗,还有松松的小油豆腐和咬起来很有劲道的四川粉条。


食过三巡,菜过五味,夜色渐沉,淮海路上的霓虹灯亮得有些暧昧,这种时候话题很容易就转到了女人。有人说:以前张爱玲说得太好了,一个男人一生中需要两个女人,一个是白玫瑰,另一个是红玫瑰。另一个朋友有点醉了,开玩笑地说:没有那么诗意,其实就像我们现在吃的火锅,荤的多了想素的,素的多了又要荤的,关键在于荤素搭配!


且不说这样的话会遭到多少女性同胞对于大...

 
2015/5/2 1  

One day one room

在禅里,活在当下是一种境界,不留恋过去,不憧憬未来,这就像坐定一样是种很微妙的状态。凡人放松的坐下心里立刻就是千丝万缕的念想开始在脑中翻腾,等会吃什么?那家伙今天和我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昨天的电视剧太狗血了……于是这些在意识之下被压抑的呼之为潜意识的东西几乎霸占了我们的休息我们的睡眠,只是仔细看来,这些不过都是欲望或者披着外衣的欲望而已,它们就是如此的左右着我们的过去和将来,于是我们又何曾活在过当下呢?

人和人有时候又是那么微妙的一种关系,必须相互依存以实现互利互惠的共生关系,却又经常在欲望之中要去利润最大化。于是,在一群人之中不同的经历、不同的看待问题的方式便一下区别出了人与人之间的不同,也...

 

© 缄默的捡皂时光 | Powered by LOFTER